东莞襄阳洁特环保清洁用品有限公司
网站首页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手机站
产品目录
联系方式

联系人:业务部
电话:0769-344423
邮箱:service@hnkean.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西南最大氟化工产业园建在长江上游

编辑:东莞襄阳洁特环保清洁用品有限公司  字号:
摘要:西南最大氟化工产业园建在长江上游

我国的化工企业大多沿大江大河建设,2006年,原国家环保总局曾公开表示,如此布局存在巨大的环境风险及隐患。然而,对于这样的警告,一些地方显然没有听进去。

2013年2月挂牌的重庆氟化工产业园(以下简称氟化工产业园)就是这样的一个典型。该化工产业园落户于郁江边上,而郁江则是长江支流乌江右岸最大的一级支流,同时它也是重庆市彭水县部分村镇的饮用水源地。

近日,法制日报记者与中华环保联合会调查人员韩宁一起到该化工产业园调查,发现在园区污水处理厂并未正常运行的情况下,数家企业已经入驻园区并开始生产。而且,园区污水处理厂排入郁江的“达标水”多项污染因子超标。

据当地媒体介绍,氟化工产业园不仅属西南地区最大,而且通过了国家工信部的审批。

彭水县保家镇等地多个村的饮用水源地就建在氟化工产业园附近,当地村民认为,其饮用水源面临威胁。

媒体称氟化工园区获批工信部

2013年3月1日,对于经济尚不发达的重庆市彭水县来说是个难忘的日子。这一天,重庆市新型工业化(氟化工)产业示范基地建设启动仪式在彭水自治县保家工业园区举行。“这标志着彭水新型工业化建设掀开了新的篇章,也标志着西南最大的氟化工产业园(重庆氟化工产业园)正式落户彭水。”显然,这个产业园在彭水乃至重庆市备受关注。

据媒体介绍,启动仪式不仅有彭水县“4大班子”领导的身影,更有重庆市经信委的领导参加。

事实上,据介绍,早在2009年,彭水氟化工产业园就已破土动工。2012年,该园区被重庆市经信委确定为第一批“新型工业化产业示范基地”,重点发展氟化工系列产品。按规划,彭水氟化工产业园分为基础化工、基础氟化工、氟烷烃、含氟聚合物、高性能氟化盐和含氟精细化学品共35个项目,总投资约为80亿元。项目实施后,彭水氟化工产品将新增约79万吨,年产值新增350亿元。

公开的资料称,2012年8月下旬,氟化工产业园顺利通过了国家工信部、重庆市经信委以及重庆国土房管局、规划局、环保局、安监局和氟化工行业相关专家关于“彭水工业园区拓展区”和“彭水氟化工产业规划”审查。

园区距郁江最近距离不足50米

按照规划,2012年,氟化工产业园在现有批准规划面积3.39平方公里的基础上,新规划氟产业集群核心区2.58平方公里,同时,审批部门原则同意在保家镇溪口村芒子坝选址建设氟化工产业园配套服务区。

落户彭水保家镇溪口村川涧坝片区的氟化工产业园,在当地政府眼里无疑是个香饽饽,但对于生活在保家镇溪口村及朱家店的村民来说,却是心头之患。

“我们担心的是,这个化工园区离我们的饮用水源地这么近,如果一旦出现污染事故,我们的饮用水源会不会被污染。”当地村民王勇(应村民要求,报道隐去了他们的真实姓名。)告诉法制日报记者,他们的饮用水源地就在郁江,位于氟化工产业园的上游。

2013年9月,法制日报记者与韩宁曾到过氟化工产业园,当时,园区尚看不出规模。从那时距今不过半年多时间,园区大有步入正轨之势。

在当地村民的引领下,记者等在园区内走了一圈。重庆三恒生物工程有限公司、苗嫂山茶油、重庆亘丰生物、双华玻璃、亮康光电科技、东奥集团、威驰塑业、重庆家和琴森木业有限公司、重庆阿依达饮料有限公司等不下9家企业已经挂牌,而且这些企业跨越保家镇溪口村郁江段两岸。

“实际上,这个园区是将这一段的郁江包围了。”村民告诉记者,分布在溪口村郁江段两岸的这些企业基本已经开始生产。当地村民说,这些企业距离郁江最近的不过50米。

园区污水处理厂排放超标废水

在氟化工园区,法制日报记者与韩宁曾暗访园区污水处理厂。

进入污水处理厂,一股股恶臭扑面而来。污水处理厂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臭味主要来自园区一家生产豆腐干的企业。

“现在进入水厂的企业有生产食品添加剂的企业,还有生产豆干的企业,这些废水我们经过处理后,全部排入郁江。”污水处理厂一名工作人员说,该污水处理厂接纳的废水必须是企业处理过的3级以下的废水。但是,据知情人透露,排入园区污水处理厂的企业废水根本没有处理,有的也仅仅是简单沉淀一下。

据污水处理厂这位工作人员介绍,这家污水处理厂距离郁江也就30多米。在污水处理厂,多位工作人员告诉法制日报记者,目前,氟化工园区污水处理厂已经通过验收,但因为进入水厂的污水量太小,眼下,污水处理厂仍不能正常运转,还在试运行。令记者不解的是,已经生产的9家企业的工业废水排到了哪里?

污水处理厂工作人员告诉法制日报记者,尽管水厂是试运行,但是,其所排放的废水可以做到达标排放。

从污水处理厂出来,在知情人的带领下,记者与韩宁来到了污水处理厂设在郁江边的排放口。在一条高高坝上,记者看到,除了园区污水处理厂的排放口外,仍有多个冒着黑水的排放口直接通到郁江,在黑水流过的地方留下了黑色的痕迹。中华环保联合会调查人员从污水处理厂排放口取了水样,“达标水”居然像绿茶一样。

中华环保联合会将污水处理厂“达标水”送有资质的检测机构检测,结果显示,悬浮物、生化需氧量以及化学需氧量均超标。

化工园区临江而建谁之过

2005年,松花江水污染事件发生后,原国家环保总局曾就全国化工石化项目环境风险进行大排查。当时的排查结果显示,总投资近10152亿元的7555个化工石化建设项目中,81%布设在江河水域、人口密集区等环境敏感区域;45%为重大风险源。

原国家环保总局副局长、现环保部副部长潘岳在向媒体通报此次排查结果时表示,我国的化工石化行业存在着严重的布局性环境风险。这种情况如果不采取有效风险防范措施,将无法遏制突发性环境事故的激增势头。

2010年,环保部还曾启动沿江沿河化工石化企业污染隐患排查,此次排查的重点之一是距离饮用水源较近的化工石化企业。当时,环保部要求,无环评的一律停止建设;未经验收或验收不合格投入生产的,一律停产,饮用水水源一级保护区内发现有化工石化企业,立即取缔,拆除;二级保护区内的违法化工石化建设项目,予以关闭。

在彭水,记者看到“保家取水泵站”就建在氟化工园区的上游。王勇等告诉法制日报记者,保家镇几个村及化工园区的饮用水都是通过这个泵站取郁江水,然而经过自来水厂处理后成为他们的饮用水的。“原来泵站距离园区还要近些,因为其上游后来建了化工厂,泵站才往上游方向移了。”王勇等说,至今,他们的饮用水源仍然是郁江水。

“我们的饮用水取水站离化工园区这么近,如果一旦出现大的污染事故,会不会影响我们的饮用水?”王勇等表示,他们非常害怕他们的担心有一天变成现实。

眼下,人们仍在反思兰州“4?11”自来水苯超标事件为何发生。中华环保联合会法律中心副主任马勇认为,类似重庆氟化工园区这种建设法如果得不到遏制的话,注定会为人们的饮用水安全埋下隐患。

上一条:中国五金暗流涌动 未来五大规划转型方向 下一条:煤制气仅是“过渡性资源”